全国体育彩票软件 外围足球彩票软件 最好的购彩票软件 七星彩彩票软件 彩票软件下载 598彩票软件 彩票软件app 中国体育彩票软件 怎样用易语言制作彩票软件 49选7彩票软件 根据生日选彩票软件下载 二星彩票软件永久免费版 从网上买彩票软件 大赢家彩票软件 手机彩票软件中奖
















  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美文共赏 >>短篇
老姜/张弘
作者:张弘 发布时间:2019/7/1 点击次数:115 字体【

 

  太后不是皇帝的娘,是中越边境的小山村。这地方,简直就是一块绿得发疯直逼眼睛的碧玉,横卧在江也山的山脚和山腰之间,头枕山腰,玉足随意搭在山脚处,缕缕青丝散在山坳。远远看去,像沉睡百年的美人,任谁也不忍心吵醒它。
  啾啾……啾啾啾……
  小山村的宁静被打破了。一阵阵清亮的鸟叫吵醒了太后的村民们,也叫醒了太后。
  比太后起得更早的,是年近七十的老姜。他每天夜里两三点钟就起床,悄悄溜达到山上去,坐在一块危石上,嘴里念念叨叨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不间断。太后人都说,他上山是等儿子回家。
  老姜老婆走得早,留下了一双儿女。他起早贪黑,爹娘一起当,?#35805;?#23630;?#35805;?#23615;,含辛茹苦把他俩拉扯大。姐姐姜凤?#30343;?#20040;文化,打小就成了家里生活的帮手,刚过二八,便嫁给了本村的男人林文。要说老姜的女婿林文,那可是老姜的骄傲。林文能干顾家人老实,家中的那片茶园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,对姜凤更?#21069;?#33324;呵护、疼爱有加,不到两年小两口便得一大胖小子。儿子姜利,爱读书,成绩总是年级第一,老姜把姜利当成家中的唯一希望,他做梦都梦到儿子出人头地,跳出农门,走出太后,光宗耀祖。姜利没有辜负老姜的期望,一路顺风顺水,考上了警察学校。那时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,姜利考上警察学校这件事对太后来说简直就是平地起惊雷。各家各户都来老姜家?#32769;玻?#21435;警察学校报到的头天晚上,一向滴酒不沾的老姜喝?#32654;?#37257;如泥,那场景,老姜终生难忘。即?#26500;?#21435;这么多年,乡亲们每每经过老姜家门前,也不忘谈起姜利。姜利毕业分配到令人羡慕的森林武警部队,当了一名森林消防员,承担巡山、护林、防火、灭火任务。后来姜利娶了城里媳妇吴燕,婚后两年,老姜家便添了个大胖孙子姜城。一时间,老姜感觉自己的一辈子也算圆满了,只?#32423;?#24863;叹老婆没有亲眼看到这一?#26657;?#20294;转念一想,一双儿女和和美美,也算是对得起她了。
  位于中越边境的十万大山,原始森?#32622;?#23494;,姜利所在森林武警部队巡山、护林、防火、灭火任务繁重。姜利毕业不久,年轻有为,工作出色,部队领导格外看重他,有意重点培养。
  那年秋天,姜利把姜城带回城里念书,老姜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大孙子,却不舍?#32654;?#24320;太后,太后毕竟是他的根,他老伴的坟在这,他要守着她过日子。成了孤家寡?#35828;?#32769;姜,闲?#27425;?#20107;便上山挖点野菜,顺便锻炼锻炼身体,也看看老伴,琢磨着和老伴说说话。
  中秋节的前一天,凌晨两三点钟,老姜和往常一样,收拾收拾,哼着小曲,一步一颠地往山上走去,那高兴劲,一点不像一个知天命的人。但他哪里能想到,这个秋天不是普通的秋天,是做梦也梦不到这年的中秋是让他撕心痛的中秋。
  老姜借着昏暗的月光,顺着记忆中的山路往山顶走去,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着暑假的时候跟大孙子的玩闹,享受天?#23383;?#20048;的惬意。老姜走到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,突然听?#21483;?#19978;方有窸窸窣窣的动静,他一惊,心想怕是遇上什么猛兽了,赶紧往树后一躲,屏住呼吸,将背篓里的镰刀拿出,紧紧握在手中,做好搏斗的准备。就在老姜思虑该如何应对的时候,斜上方传来嘀嘀?#31455;?#30340;声音。他远远望去,模模糊糊看见有几个村民在交接一批货。他意识到这些做走私生意的村民,选择了太后这条很隐蔽的?#24179;?#32447;路。他们在凌晨三四点钟在半山顶处交接走私物品,他们是依仗着江也山这块天然屏?#24076;?#26377;恃无恐,但他们任谁也不会想到,这个时候还会有?#35828;?#23665;顶来。
  平时老姜也听说过,一些走私的村民天不亮就把走私物品接过来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货带进境内市场,有不少的人家,做走私生意发了小财,娶了媳妇,抱了孙子,过上富裕的日子。不曾想,他今天亲眼看到了这一幕。遇到的是走私的村民,不是老虎猛兽什么的,老姜提起的心总算放下来了。就在老姜准备上前打招呼的时候,他们的话?#32654;?#23004;再一次将心提到?#26494;?#23376;眼。
  这批货老板很重视,你可不要出了什?#24202;?#38169;。
  老板你就放心吧,从小我就对这一带烂熟。再说了,我不直接运货,我拉了太后的几位老实的兄弟和姐妹,他们绝对可靠。那人抬了抬下巴,指着旁边老实巴交的小年轻说。
  老姜越听越紧张,越听越不?#39029;?#22768;。此时,老姜心乱如麻,接下来他们又说了什么,他一概没有听进去。老姜趴在草丛中思绪万千,是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,还是想办法阻止这场交易呢?权衡许久之后,老姜只盼着时间能走得更快一点,赶紧结束这场交易,走得远远的,毕竟现在冲过去也只能当炮灰,说不一定连小命都保不住。
  交易结束了,那个叫洪哥的走了,其他人也准备撤退。老姜舒了口气,自己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吧。但是,接下来的声音却?#32654;?#23004;纠结了起来。
  力哥,我把这些货带到城里,能给我多少钱?老实的小年轻还是没忍住。
  少不了你的好处,不?#26790;?#30340;?#38498;?#23569;问,知道得越少越好,你先把货藏好,过几天我给你消息,你再往城里送。洪哥走后,力哥立马变得威风起来。
  老姜一惊,这力哥口中老实的乡亲,正是女婿林文的表弟王风。万万没想到,平时老实巴交的王风居然也去做走私的生意。这样下去说不定还会连累女儿、女婿一家,一时间,老姜慌?#26494;瘢?#19981;知道该怎?#31383;臁?#32769;姜恨不得遇到的是猛兽,大不了跟它拼了。老姜趴在草丛里被蚊虫叮咬的疙疙瘩瘩也没有丝毫察觉,直到半晌才回过神来,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,倒床闷头就睡。
  第二天,老姜总是放不下山顶发生的一?#26657;?#22823;脑如同一团糨糊。直到中午,女儿带着外孙女来串门,老姜才算是缓过神来。原是女婿邀老姜去家中坐坐,顺便向岳父讨教茶园的一些问题。老姜自然很乐意,正好也希望能借?#35828;?#24536;一下在山上看到的一?#23567;?#26469;?#33050;?#23167;家中,看着女儿、女婿相亲相爱,膝下儿女双全,老姜心中宽慰不少,暂且忘了昨天发生的事,与女婿讨论起茶园的经营,时不时与外孙女逗逗乐。
  事情总是那么的巧合,就在老姜与女婿一家乐融融的时候,王风来了。
  王风满脸春风,一进门便与屋中的各位?#23630;?#20102;一遍,实在是个老实孩子。老姜看见王风,山顶的那一幕幕又重现?#38498;V小?#32769;姜看看女儿、女婿,再看看老实巴交的王风,他实在受不了内心的煎熬,谎称有事逃离了女婿家。回到家,老姜更加纠结,他最终没?#37266;?#25321;逃避,匿名通知了警方,他盼望的是王风还没有深陷之前拉他?#35805;选?BR>  警方得到消息后,迅速成立专案组,在王风进行交易的时候,逮了个正着,人赃俱获。王风走私违禁物品,数量巨大,牵连甚多,但提供不了什?#20174;?#21033;的线索。老姜能想到的只是王风被公安抓走后,今后就不再干走私这行当了,万万没想到的是,王风因为走私违禁物品,被判入狱坐牢。
  老姜知道王风被?#34892;?#26102;,犹如遭受了雷击?#35805;悖?#20004;眼一黑便晕了过去。他怎么也没想到王风的罪名居然会这么大,大到坐牢的地步。王风坐大牢后,他的?#25913;?#32456;日以泪洗面,别提多痛苦了。两位老人不但要忍受儿子坐牢的痛苦,每日还要遭受村里乡亲的白眼,毕竟家里出了这么个儿子,不光彩。没过多久,老两口收拾收拾行李,远离村民的白眼,经人介绍,去了县里帮?#19997;?#22823;门。
  一晃过了五年,这五年间,王风坐牢这件事,时时刻刻缠绕着老姜。令他满意的是儿女孝顺,孙辈懂事,自己经营的茶园也有了不小起色。
  老姜与女婿积极引进种茶技术。为了引进新技术,老姜把自己家的那片茶树如数铲除,种上了新的茶树。勇敢的尝试带来了丰厚的利润,新茶树经过两三年的生长,茶叶的产量不但比老茶树要多,品味也比老茶树要好得多。老姜不但在种茶上敢于革新,在茶叶的销路上也下了功夫,他不再像以前等着茶商上门收茶,而是主动跑到县里甚至市里,卖力地推销自己和乡亲们的茶叶。经过一次次的努力和尝?#35029;?#32456;于打开了销路,不但不愁卖,而且价格还有所提高。乡亲们都很感激老姜做的这一?#26657;?#27605;竟老姜为乡亲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。老姜也一步步地走出了?#24052;?#39118;事件”。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老天似乎总是跟老姜过不去。
  同样是一个秋天,老姜正在茶园修剪茶树,部队的两位领?#21363;?#30528;姜城找到茶园,一纸文书交到了老姜的手里。内容不多,寥寥?#22919;洌?#21364;击倒了老姜。文书大概内容是姜利、吴燕夫?#38745;?#21152;?#29100;?#20108;?#26494;?#26519;救火”英勇牺牲。森林武警部队的领?#35760;?#33258;慰问老姜,一是为了传达姜利、吴燕在救火中牺牲,二是将他们的儿子姜城带给老姜。老姜一直把姜利当作自己的骄傲,姜家的骄傲,甚至是太后的骄傲,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?#27169;?#32769;姜懵了,怎么也不?#36214;?#20449;这是真的。然而看着儿子部队的领导和身边的孙子,他不得不相信儿子和儿媳没了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部队的领导,老姜一声长啸“儿啊!——”便昏倒在地上。
  老姜迷?#38498;?#31946;在医院住了几天,才算缓过神来。他对照顾他的儿子的同事说,他想去看看茶园咋样了,想去山上看看老伴,和老伴说说话。
  老姜在儿子的同事陪同下到太后,一下?#24403;?#30475;到了王兴。王兴是王风的二大爷,当初与王风家的关?#21040;?#22909;,因为王风坐牢没少受到村民的议论,王兴一家开始没法在村里呆下去了,眼看就要步了王风?#25913;?#30340;老路。是老姜站了出来,主动帮助王兴一家,用自己的行动影响着其他村民。老姜主动帮助王兴培育新茶树,积极帮王兴联系茶商。王?#35828;?#29983;活变得越?#19995;?#22909;,也慢慢走出了王风坐牢的阴?#21834;?#32769;姜可以算得上是王兴一家的救星了。
  老姜看见迎面走来的王兴,主动上前打招呼。老弟,最近茶树没有出什?#27425;?#39064;吧?产量怎么样?王兴见到老姜回来,上前?#35805;?#25265;住老姜,老哥哥,我家的茶园很好,倒是苦了你,今后遇到什么难事,老哥哥你尽管开口,我王兴?#35805;?#20320;就是王?#35828;啊?BR>  王兴拉着老姜继续往山上走,越走老姜越觉得儿子、儿媳有出息,越走老姜便觉得儿子、儿媳死得值得,死得光荣。村民们见到老姜,都是夸儿子、儿媳为姜家争气,为太后争光,为十万大山争平安。他们一路来到老伴的坟前,老姜看到老伴坟旁边又添了一座?#36335;兀路?#21069;围满了村民,他们给儿子、儿媳烧头七,他们一见老姜来了,齐刷刷地跪下来给老姜磕了三个响头。
  老姜看到乡亲们跪下来给自己磕头,一下子跪到老伴的坟前,失声痛哭。他边哭边对老伴说,姜利他娘,你养了一个好儿子,娶了一个好媳妇,儿子考上警校,分配到?#26494;?#26519;武警部队也有出息了,娶的媳妇也有出息,你们在那边好好过,?#20219;?#25226;孙子带大了,就过去陪你们。说完又跪着移到儿子、儿媳的坟前,坐在地上,一字一句地交代他们,儿啊儿媳啊,你俩在那边要好好地,不要生气,好好地待你娘,家里的事不要操心,不要操心你们的儿子,有我在有政府在,就放心吧,你们娘仨过得好,?#20063;?#25918;心。儿啊,我这辈子对不起王风,要不是我通风报信,王风也不会坐大?#21361;?#20182;爹娘也不会离家给人家看大门。说到动情处,老姜拿拳头捶自己的胸。
  失去儿子、儿媳的老姜,尽管精神受到打击,但没有被击垮,他缓过来倒觉得?#38498;饋?#22826;后人总可以看到老姜,他每天带着孙子,人们总是被他们爷孙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所打动。
  后来,太后人觉?#32654;?#23004;好像得了?#37096;?#30151;。他们看到,老姜像往常一样照料茶园,只是有了每天夜里两三点就上山,天亮就下山的习惯。太后人都说,老姜上山是?#20154;?#20799;子回家。要说正常,但凡有提到姜利的点点滴?#21361;?#32769;姜必会沾沾自喜,高兴了还说,我儿子和儿媳是英雄,死得?#25285;?#25105;?#35805;?#20859;活。但过后不是哭就是闹,要不就跑到山上他们的坟前哭上一两个小时。
  姜城是个懂事的孩子,也是一个有理想的孩子。虽然?#25913;?#29306;牲?#38498;?#19968;直在外婆家生活,但赶上寒暑假,他还是会回到太后看望爷爷,与爷爷一起照料那一亩三分地,陪老姜说说话、谈谈心,?#32654;?#23004;享受天?#23383;?#20048;。这样的日子,一晃就是十来年,姜城也参加了高考。在填报志愿时,姜城征求了爷爷的意见。老姜说,你就报军校,既完成你爸爸的心?#31119;?#21448;稳?#20303;?#23004;城如愿被军校?#26082; ?#23004;城到军校报到前回了一趟太后。老姜宴请了太后的家家户户,为孙子考上军校贺喜。太后人也为太后有这样的好后生?#38498;潰?#20182;?#21069;?#23478;里能吃的?#23492;美?#35753;姜城?#35029;?#25226;能带走的?#23492;美?#35753;姜城带到大学去。
  贺喜的不光是吃?#38498;?#21917;。村里的“作家”读了他送给姜城的话,他说,姜城,你被军校?#26082;?#20102;,简直是上帝的宠儿!太后人个个羡慕你,?#22278;史?#21560;引你展翅?#19978;瑁?#21313;万大山召唤你扬帆启航,伟大的祖国激励你奋勇?#23454;牵?#24191;袤的大地等待你信马由缰……姜城,你是太后的骄傲,出发吧,?#25913;?#21069;程无量。老姜说,我的好孙子,学你爸爸,毕业回来,守好十万大山。
  这十年来,姜城没有忘记?#25913;?#30340;壮举,时刻牢记太后对爷爷和他的爱,只要一想到政府对他的恩泽,无时无刻都鼓励自己一遍,不要畏缩,要勇于?#23454;恰?#23004;城大学毕业后便申请回到太后,像?#25913;?#19968;样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边防人员,守护好十万大山,保护好一方百姓。
  老姜渐渐走出老年丧子的悲痛,他这么多年一直自己照顾自己,?#36127;?#25298;绝政府和部队的照顾。女儿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顾,老姜也不愿过多打扰。好在老姜的身体一直不错,没有生什么大病,古稀之年的身子骨比小伙子还要硬朗,还把家中的茶园看护得井井有条。
  自打儿子、儿媳牺牲后,老姜便有了凌晨上山走一遍的习惯。老姜日复一日地上山、下山,不是为了锻炼身体,也不是为了打打野味、采采药?#27169;?#21482;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执念。
  是日,老姜如同往常?#35805;悖?#36215;床、洗?#24120;?#32972;上背篓和镰刀,赶在大家都还在熟睡的时候往山上去。月亮斜挂在空中,微弱的月光并不能照亮前方的山路,同样,也看不清老姜的表情。老姜?#36234;?#20063;山已经熟悉到不需要光亮的指引,老姜循着自己多年走过的山道,一步一步往上走,何处有坑,哪里有坎,他心中有数。很快老姜经过十五年前发现王风走私的那处原始森林,他照例停了下来,将背篓和镰刀放在草丛中,心中默念着对王风的愧疚。大约三分钟,每日如此。默哀完,老姜拿起背篓和镰?#37117;?#32493;往山顶走去。来到山顶,阳光洒在山林间,老姜?#26216;?#22312;山顶那棵最粗的树下,屁?#19978;?#30340;石头已经被老姜磨得光滑无比。老姜就这么静静地?#26216;?#30528;,?#32423;?#30385;皱眉,时而咧嘴笑,有时大口喘气,有时低声呜咽,像个孩子。老姜每日如此。
  历史总是那么相像,这天正好又赶上走私团伙碰头。
  老姜正靠在树根休息,听见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声。从谈论的内容来判断,估计又是走私的两伙人。老姜没?#37266;?#25321;躲避,他背上背篓,紧握镰刀,循着声音就上前探看。
  老姜如果提前知?#38647;?#24049;会看到什么,他宁死也不愿多管闲事。他看到孙子姜城竟混在这群人之中,眼前的姜城不再是上大学前的那个腼腆的大男孩,他就像个老江湖一样与身边的人有说有笑,脏话更是时刻挂在嘴边。老姜在暗处越?#19995;?#27668;,浑身发抖。他好像在姜城身上看到了王风的影子,似乎自己十年来的坚持都是笑话。难?#38647;?#24049;的一番苦心成了报应?难?#38647;?#24049;的孙子真的干起走私的生意?他不信,也没有理?#19978;?#20449;。
  老姜终于忍不住,脾气像原子弹一样爆炸了。好你个败家子,快给老子滚过来。老姜不顾对方人多?#28006;冢?#36824;未冲出草丛便喊了起来。这一声似乎用光了他七十年来所有的力气,就连吃奶的劲都用光了。
  这一声喊把一群走私的人吓坏了,胆小的人竟还被这一声吼给吓趴了。可待他们看清那只是一个手无?#32771;?#20043;力的老头时,他们又变得嚣张了起来。
  哪来的不怕死的老头?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看气势像是一方带头的。
  阿峰,这批货你可要盯好了,出了问题你可都得担着,这个老头就交给你办了。另一方显得有些不?#22836;场?BR>  这下可?#34987;?#20102;姜城,立马向那?#35805;?#23792;求情。峰哥,峰哥,这是我爷爷,真的是我爷爷,七十多岁的老糊涂了,你就放过他吧,我绝对搞定他,不让他走漏一点风声。姜城就差给峰哥跪下了。真是你爷爷??#19968;共?#30693;道你爷爷居然住在这呢。显然,峰哥也不是个好相处的人。
  姜城,我没?#24515;?#36825;个孙子,我真后悔,本就该让你爸老老实实在家种茶,不该让他出太后,更不该让你这孙子出来祸害人。
  峰哥见老头连姜城的名字都知道,也很是诧异,扭过头来等着姜城的解释。
  姜城只好将自己的事情一五?#30343;?#36947;来,当?#30343;?#21435;?#26494;?#20891;校的?#26041;冢?#21152;上了?#25913;?#26159;因走私和别人争地盘被人打死的桥段。
  阿?#21069;?#38463;城,老子没想到啊,你还是走私世家啊,哈哈!?#19995;?#32769;大那么看重你的份上,这老?#26041;?#32473;你处理,不过……这次行动的分成,你看你是不是……其实峰哥也不敢得罪老大跟前的红人,谁让人家学历高有知识呢?但也不愿意这么便宜姜城,自然开出了自己的条件。
  好说好说,我那份都给峰哥您。姜城忙不迭地答应。
  哈哈哈!好,?#24708;?#36214;紧处理,我们还赶时间呢。说罢便盘腿坐在一?#35029;?#31561;着看姜城爷孙俩的好戏。
  你个孬龟孙子,你有出息了?#21069;桑浚?#37117;成了大红人了?!我没?#24515;?#36825;个乌龟王?#35828;八?#23376;,你也没有我这个爷爷。老姜的气越?#19995;?#19981;顺,说话也越?#19995;?#26377;气无力。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?#38498;?#20320;可千万别说我是你爷爷。
  老姜突然苍老了十多岁,拿起背篓步履蹒跚地向山下走去,一点没有上山时干练的样子。姜城想追上前,?#20174;?#25285;心计划失败,只好作罢。
  在回村的路上,老姜低着头,不敢正视别?#35828;哪?#20809;,有人向他打招呼他也不?#19968;?#24212;。他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?#35805;悖?#19981;知所措。老姜不再上山,不?#39029;?#23627;,不敢见人,更不敢与人说话。终于他再也受不了了,草草地收拾好行装,将茶园托给女儿后便离开了太后……
  没过几个月,武警同?#23621;终?#21040;老姜。老姜看着递过来的文件,黯?#30343;?#33394;,终于还是鼓起了?#32533;?#20280;手去拿,可是手伸到半空中便无法再挪动半分,像是静止了,空气似乎也凝固了。最终还是武警同志将文件的内容转述给了老姜。
  姜城是个?#29467;?#24535;,自从加入武警边防队伍后,一直兢兢业业工作,在组织有需要的时候,他更是主动提出卧底走进私团伙内部,不曾想这竟是他最后一次任务。武警同志越说越艰难,说到这已无法坚持下去。
  听到这,老姜知?#38647;?#24049;错怪了姜城,山顶上的那次?#21152;?#31455;成了爷孙之间的诀别。他悬在半空中的双手像突然少了骨架,垂在身?#35029;?#32780;整个人像是少了灵魂?#35805;悖?#36300;坐在椅子上,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。前来送文件的武警同志见状,也不顾自己失去?#25509;?#30340;悲痛了,赶紧上前安慰老姜。
  姜城是人民的好公?#20572;?#27491;因为有他的牺牲,我们才能把?#21497;?#22312;边境多年的走私团伙一网打尽,您老应该引以为荣啊,换作我是姜城,我?#19981;?#27627;不犹豫地牺牲自己。
  说到情深处,这位同志也少了些悲痛,多了些激动,双颊变得通红。
  来人说,鉴于姜城同志身份的特殊?#35029;?#26356;是为了您和亲戚家?#35828;?#23433;全,姜城的真实身份短期内可能是无法公开了,这点也希望您能理解,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姜城同志对国家、对人民作出的牺牲和?#27605;住?BR>  听到这,老姜浑身一激灵,像是抓住了一道光……
  武警同志看着面前的古稀老人,他当然知道姜老爷子的心思。
  武警同志又说了什么,老姜一概没有听进去,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?#20303;?BR>

 

  上一条:敬活着/曹多勇  (曹多勇)
  下一条:有车的男人是条虫/杨维  (杨维)  

  发表评论
  相关文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更多...
 

中奖吧彩票软件
全国体育彩票软件 外围足球彩票软件 最好的购彩票软件 七星彩彩票软件 彩票软件下载 598彩票软件 彩票软件app 中国体育彩票软件 怎样用易语言制作彩票软件 49选7彩票软件 根据生日选彩票软件下载 二星彩票软件永久免费版 从网上买彩票软件 大赢家彩票软件 手机彩票软件中奖
使命召唤ol手游内测 新疆18选7基本走势带坐标 江苏麻将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五星 新剑侠情缘2019互通开服时间表 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奇迹觉醒手游官网 红熊猫宝宝 呆萌 海底捞鱼歇后语是什么 三国全面战争1.7a修改器